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香蕉密碼

我們向來以"香蕉王國"自稱,但我相信大部分人對香蕉的了解應該和我一樣貧乏。來談談我們向來對於香蕉的刻板印象:台灣香蕉全世界最好吃的。殖民時代台灣香蕉都進貢到日本給天皇享用。50年代台灣的王小明吃香蕉,中國的王小明吃香蕉皮。失戀要吃香蕉皮沾醬油。香蕉其實是有種籽的,只是太小了,我們看不見。有錢人吃蘋果,窮人吃香蕉。好了,這是香蕉王國國民對於香蕉的所有認識。

2003年,『新科學家』雜誌一篇短文說香蕉比世界上任何一種水果都受人喜愛,它是人類生產量和消耗量最大的一種水果,美國人一年吃掉的香蕉比蘋果和柳橙加起來都還要多,還有世界上很多地方人們靠香蕉填飽肚子,更勝於稻米和馬鈴薯。(我後來知道,90年代後期,蔓延在盧安達和蒲隆地的種族屠殺行動,造成數十萬人喪命,數百萬人無家可歸,香蕉在解決難民的糧食問題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腳色,讓我對這個在台灣垂手可得的水果,重新蒙上一層敬意。)

香蕉從來就不僅僅是食物而已。非洲古老傳說第一個人類金圖、即是帶著香蕉莖和造物主古魯的女兒南比一起出走;在非洲某些村落將香蕉當成貨幣使用,某些品種的香蕉是供生雙胞胎的家人食用,某種品種的香蕉則是用來撫慰親人過世的傷心家庭。據說將胎盤埋在香蕉樹上,就會給家庭帶來興旺,有種香蕉吃了有助於找到失散的伴侶,還有種香蕉據說可以提振男性雄風。

在西方,1876年費城百年博覽會展出香蕉,這是美國人愛上香蕉的起點。1899年科學人雜誌提出最佳剝香蕉皮的專業建議。人行道上的香蕉皮曾經困擾美國政府,當局採行的措施包含把雜食性的野豬放到街上,讓野豬負責清理;1909年聖路易市議會通過禁止亂丟香蕉皮法案(台灣有沒有香蕉皮相關法案?我很好奇)1914年童軍隊的日行一善包含舉手之勞撿起人行道的香蕉皮。喔,對了,20世紀初,踩到人行道上香蕉皮跌個四腳朝天的橋段,是當時喜劇電影不可缺少的元素。

如果說把香蕉帶到更古老的創世紀時代,那這個有著完美弧形、黃澄澄外表、既卑微又巨大的水果就更令人肅然起敬了。你沒有猜錯,有一派學者認為伊甸園中的禁果其實指的是香蕉。摩西五書中稱禁果是夏娃的無花果,而香蕉長久以來一直被稱為無花果樹(fig)。可蘭經也把香蕉放進天堂樂園中,在那裡,伊甸園進果之樹稱為talb—學者常將這個古老的阿拉伯字翻譯為"天堂之樹",或是直接譯為"香蕉樹"--以上推論還滿合理,畢竟中東至今仍是香蕉的重要產地,相形之下蘋果就有限多了;何況亞當和夏娃與其用小小無花果葉遮羞,效果當然沒有巨大香蕉葉來的好。

如果香蕉真的是天堂之樹,但是它在人間可不全然象徵幸福快樂。19世紀末,美國出兵尼加拉瓜,阻止尼國進行土地及勞工改革,這是北美長期剝削中美洲的開始,背後推手多半是香蕉公司。美國介入中美洲內政逾30餘次,慘重後果甚至延續至本世紀。

但是我們認識的香蕉從來就不悲苦也不血腥。香蕉含有一定量5-羥色胺及合成5-羥色胺的物質,能使人心境變得舒暢,有助防治抑鬱症;此外它豐富的營養成分,讓人從頭到腳都可以受益。望著這串從小再熟悉不過的香蕉,內心有著無比的歉意;香蕉包含的那麼多,而我們知道的卻那麼少。

分類: 閱讀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5年12月30日
觀看人數: 48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