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蜘蛛博物學

自從聽說蜘蛛會捕食蟑螂之後,這種印象中很不討喜的節肢動物突然變得可親起來。與其看見黑黑油油亮亮的蟑螂在室內亂竄,老是躲在角落的蜘蛛顯得無害多了—後來不知道在哪裏讀到,人們天生討厭蜘蛛(恐蛛症,Arachnophobia)是我們遠古遺留下來的記憶,就像我們對蛇的恐懼一樣,事實上這些恐懼是毫無道理的;全世界近四萬種的蜘蛛,真正對我們有危險只有37種,真正被蜘蛛咬到一命嗚乎的,機會還真是微乎其微啊。

 

距今三億年前的石炭紀,當時羊齒、裸子植物在地球上形成巨大叢林,這個時代蜘蛛就開始吐絲了。西元100年左右的「說文解字」用絲蟲來稱呼蜘蛛,它在古代還以蟢子、蠨蛸、親客、喜文、杜公等稱呼遊走各個朝代,一直到1716年康熙字典才正式出現「蜘蛛」這個名字,因為它會補殺昆蟲,即「知」曉「蛛」蟲之術是耶。

 

蜘蛛其實真的不像它外表那麼嚇人的。這本書介紹蜘蛛的求偶術、顯得俏皮而且淺顯;像雄蛛會用腳輕敲雌蛛的網,就像愛人扣門一般,旋律對了、節奏也夠吸引人,就可以獲得入門票;有些雄蛛還會大跳求偶舞,等雌蛛心迷意亂、完全無招架能力,才會在你情我願情況下送入洞房。還有一些雄蛛深懂禮物的魅力,它會先送上一些美味的小昆蟲,等雌蛛飽食一頓後,雙方再慢慢漸入佳境。

 

可能你要說蜘蛛很殘忍,雌蛛會在交配完一口咬掉雄蛛的頭—但這就是蜘蛛偉大的地方啊,哪個人類女性願意一口氣咬掉配偶的頭,只為全心全意撫養小孩?蜘蛛就是這樣充滿母性的小東西,因為產卵是需要很多體力的,含淚吃掉另一半、完全是為了補充營養以為懷孕做準備。當小蛛孵化出來以後,母蛛除了餵養母奶以外(別懷疑,這種稱為spider milk的液體就是母蛛為寶寶調製的母奶),最後還會把自己的身體貢獻出來成為若蛛的食物。

 

東西方文學以及宗教不乏以蜘蛛為體裁。像我們從小耳熟能詳牛郎和織女因終日玩耍不事生產,最後牛郎被判終日放牛,織女則成為終日織網的蜘蛛;希臘神話中,善織女孩雅若琴,竟然打敗才藝女神雅典娜,最後被女神一氣之下變成外表醜陋、終日吐絲織布的蜘蛛。聖經約伯記8:13也曾提到這種神奇的生物「凡忘記神的人,景況也是這樣;不虔敬人的指望要被滅沒。他所仰賴的必折斷,他所倚靠的是蜘蛛網。」可蘭經也以蛛網比喻脆弱,但這些年我們終於知道,蛛網是具韌性的蛋白纖維,強度甚至可超過鋼絲。在諸多有關蜘蛛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是芥川龍之介的「蜘蛛之絲」-- 無惡不作的徤多陀生前因為救一隻蜘蛛,在他死後於血池中受苦之際,釋迦牟尼垂下一條蛛絲欲幫助他脫離苦海,就在徤多陀即將沿著蛛絲攀爬至天堂時,往下一瞥、看見血池許多人攀著蛛絲蜿蜒而上,情急之下喊道「這是我的蜘蛛絲,你們通通滾下。」剎那間,蛛絲從徤多陀手中斷裂,全部人重新跌回無邊苦楚的血池。

 

這麼多美麗的故事,這麼多有趣的生活習慣,再加上環境污染觀測員、害蟲補食者……等身份,希望這些可以幫助你克服恐蛛症,重新用不同角度、觀看這些奇特的小生物。

[singlepic=543,320,240,,]

這種台灣山間常見的人面蜘蛛,是屬於長腳蛛的一種,雖然看起來有點嚇人,但不用擔心,無毒.

分類: 閱讀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3年11月28日
觀看人數: 37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