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單單看書名”Life of PI”可能引不起你的注意。

全世界有70億人口,每天有70億個相同或不同的人生故事在上演,為什麼我們要花費時間去閱讀一個有著奇怪名字的人的人生?何況我們以為該念的名字、竟然還要發音成

 

但是平凡的書名,阻止不了一個不平凡的人生,單單是派出生在動物這件是很了不起了--你去過幾次動物園?我應該是十根手指頭數得完,但有人竟然爸爸就是動物園的主人耶--派童年起床鬧鐘是雄偉的獅吼,等到吼猴、鷯哥、摩鹿加鳳頭鸚鵡的合唱聲響起,就表示早餐已經準時準備完畢,送他上學的除了慈愛母親,還有雙眼明亮的水獺、魁梧的美國野牛、伸懶腰打喝欠的紅毛猩猩……酷吧!連印度大君寵愛的兒子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哩!

 

除了周遭生活夥伴包羅萬象,派的心靈世界也很多元化。身為印度人,當他了解有關焚香、鮮花、五彩繽紛壁畫、鼕鼕鼓聲這些充滿感官印象的意義和作用之前,他就已經是一名非常虔誠的印度教徒。在他十四歲的某個假日,他遇見基督耶穌、因為神父一番話『無論是誰只、要能懷著信心遇見基督就是基督徒』感覺到喜悅得快要爆炸開來;不到一年之內,伊斯蘭教緊接而來,每當他額頭貼地、用阿拉伯語喃喃唸誦可蘭經,立刻就產生一種接觸宗教的深奧感覺。(派的三位宗教導師、有天同時笑盈盈來到動物園拜訪他們的得意弟子的這一幕實在太經典,把我的眼淚都給笑出來了,其精采程度不輸給派和理查。帕克告別的畫面。派最後用一句話解釋了他的信仰「甘地說:所有的宗教都是真的。我只想要崇愛神」。)

 

這樣的派,後來在海上漂流兩百二十七天,能用他豐富的心靈、將所有的苦難、慰藉、希望、絕望、折磨……轉化成一段魔幻的漂流日記,這樣的結果一點都不讓人意外。導演李安把書中的文字灑到海中成為精靈,於是我們在電影中看到湛藍透明的海面下,各式各樣造型、顏色、體型都不盡相同的魚族們,悠游自得航行宛如海中高速公路,還有啪啦啪啦作響的飛魚雨,還有宛如夢境般的鯨之舞……我們猶如虔誠教徒般、信仰這一切經歷的真實性,就像我們相信孟加拉虎理查。派克依賴著派,就像派依賴著理查。派克一般。

 

故事最後,沒有人想要真相。當我們還在那一段、長得好像不會結束的奇幻旅程中喘息不止時,誰想要一段有關海上喋血、吃人肉維生的真相?我們之所以能夠忍受黑暗,是因為我們知道光明終究會來,所以漫長的海上漂流,我們寧願選擇有愛、有夢的版本。我們寧願相信真有神的存在。

分類: 閱讀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2年11月30日
觀看人數: 89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