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Arcadie世外桃源

Arcadie貼紙

當日子好像平靜的再也沒有微風吹拂,那就走一趟美術館吧。大師們的作品可以讓你重新張大眼睛,心靈重新充滿色彩與想像力。這次北美館展出的”Arcadie-世外桃源展,就是一個可以讓你重新充滿電力的夏季藝術饗宴呢。

 

當你側身從入口阿卡迪亞的牧羊人流蘇門廉進入展場後,一場關於酒神、牧羊人的盛宴、嘩啦啦在你面前熱鬧展開喔,對不起,我被入口拉拉尼羊群給分了一點點心,這些微妙微肖的羊兒們還真討喜呢,我忍不住蹲下來,好像還聽到咩咩叫聲。

 

離開牧人跟羊群們,我認真的在畫與畫之間流連。法蘭西斯。畢卡比亞的春天,或風景中的裸女與男子說是亞當與夏娃的原型,但我怎麼看就是一段不被祝福的悲劇愛情--兩人臉部悲愴的表情、一旁掩臉或是拭淚的小天使、陰翳的天空…… 我忍不住快步通過,後來馬諦斯的作品讓我忍不住佇足。先是綠碗櫃上的靜物讓我懷疑很久,因為顏色的用法和我印象中的野獸派大師好像有點出入?後來當我來到以大紅顏色為背景的靜物、或是室內時,那種大剌剌、但又保持怪異平衡的作品,讓我吐出一口氣,對呀,這才是我熟悉的馬諦斯嘛。我覺得在畫布上以紅色為主體,沒有人的表現比馬諦斯出色,但別以為野獸派大師就僅僅是大膽ㄛ,馬大師的作品還以嚴謹出名,在這幅看似平凡的靜物作品,聽說就打了八十多張草稿,並且花很多時間研究這些靜物的特性,最後才成就出這樣的千古名作。一直到後期,生病的馬諦斯在床上無法作畫,開始動手以剪紙創作,欣賞他的作品大洋洲,在那些流暢線條的剪紙作品中,魚、貝、海藻、海星、還有類似海中精靈的生物,好像真的已經親臨那片浩瀚而且豐盈的大海呢。

 

還有米羅也是我很喜歡的一個畫家。可能他的用色、還有畫作內容,都會讓人不知不覺回到童稚時代,好像有一個夢還遺留在那裏忘記帶走。夜裏的人與鳥讓我想到劉其偉的婆憂鳥系列;比較起總是規矩的婆憂鳥,米羅畫布上的鳥更海闊天空。還有一幅藍色二號也讓我佇足良久,別看只有點點跟線條ㄛ,它可是會催眠的,會讓觀賞者不知不覺墜入米羅藍色的夢中。

 

寫到這裏原本已經要結束了,可是我忍不住還要提一下費爾南。雷捷的休閒。解說說是受共產主義及機械主義的影響,雷捷筆下每個人都被畫得像機器人,但是我覺得這些人物比較像類似皮諾丘那種木偶,畢竟共產主義也是不容許百姓有個人想法的啦。最後是夏卡爾的彩虹。夏卡爾所有的作品,幾乎都有類似幽靈的人物飄浮在其中,彩虹也不例外;但吸引我的不是蒼白的彩虹,反而是那顆夏卡爾化身的雞頭。我有段時間都會樂在夏卡爾的作品中神遊,這樣驚人的想像力,好像也不是正常人可以隨便到達的境界。有被我的描述吸引了嗎?北美館現在還有夜間開放ㄛ,感快趁著展覽結束前、快快前往去尋找你的靈感吧。

分類: 下班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09年06月18日
觀看人數: 919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