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蔡國強。泡美術館

一進入大廳,迎面而來的汽車,高飛上天的汽車,啪啦啪啦的閃著火花。

接下來進入展場。許多人會慣性的朝畫作走去,但是我的腳步奇異地直接奔向老虎們,這是武松故事中、原本在景陽岡上稱王、後來被酒醉武松給殺了的老虎--當年武松是以單拳擊斃老虎的嗎?我忘了,但展場中的老虎是被萬箭射死的,一隻隻,以不同的神態,張牙齜嘴,美麗的毛皮上佈滿箭簇(剛看完”赤壁”,剎那間,有一種另類”虎皮借箭”的錯覺)。緊接著老虎後面是狼群,以一種拋物線飛奔、撞擊在透明玻璃上的狼群,著地後,有些在翻滾、有些則已站起、以一種茫然的神情,彷彿對於上一秒鐘發生的事情,完完全全不知所云。

 

別以為你誤入虎群或狼群。擅玩空間藝術的蔡國強,只是利用”很多”、表現”很少”。老虎可能只有一隻,這些不同的形影是它臨死前掙扎、在空間所形成的軌跡,狼群也可能只是少數的兩三隻,但由平地飛躍、撞擊、到落地,在不同時空所呈現的不同姿態,就像動畫一樣,經由數量將一變成無限。

 

在這次展出的裝置藝術作品中,讓我久久流連忘返的是”迴光來自磐城的禮物”。初進展場時你會被這艘形體龐大的沉船給震攝住,然後,原本應該是被泥沙掩埋的船底,鋪陳的竟是破碎的瓷片;這時你的意識還無法聚焦,還在思考這些潔白瓷器代表的意義之際,忽然看見斷頸的觀音頭、某處還有細細的、不顯眼的觀音手臂,這時你有些駭然,但有種說不出的著迷。然後你信步走到影片觀賞區,慢慢知道這件作品背後的story。原來這是日本小港口磐城居民打撈出來的沉船,他們將它做為禮物送給蔡國強做為藝術創作。這些一輩子沒有進過美術館的小市民,對於這位異地來的陌生人、展露出完完全全的熱情,於是沉船在磐城人的分割、重新組裝後,進了美術館、成為蔡國強跨越半個地球的創作。致於那些破碎的觀音磁呢?泉州人的蔡國強說這是家鄉的東西,也是家鄉的情感,對於遠渡重洋的遊子來說,觀音瓷是一種有形但又無形的守護。

 

擅長於用火藥在畫布上爆破作畫的蔡國強,說自己是一個內向、傳統、簡單的人。就因為太過內斂沉穩,覺得自己需要破壞、毀滅後重新開始,所以才想到用火藥做為創作。剛開始,火藥引發的大火,常把畫布燃燒殆盡,蔡國強也不知如何是好,就是眼睜睜看的明亮火燄之後剩下的餘燼;後來有一次,家裡的阿嬷看見了,二話不說拿起門口踩腳的麻布往火上一蓋,告訴寶貝孫子,點了火,就要會滅火。恍然大悟的蔡國強,從此在點火跟滅火之間,創作出許多偉大的作品。

 

蔡國強的作品被西方媒體評為”both violent and gorgeous”。遊走在暴力與華麗的邊緣、內向傳統的蔡國強,以驚天動地的毀滅,在藝術殿堂、吸引住千千萬萬人的眼光。

分類: 下班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0年01月12日
觀看人數: 900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