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花與詩篇 -2014愛與芬芳國際花藝設計大展

葉子戀愛時變成了花花在仰慕時變成了果實這是詩人泰戈爾對於綠葉花朵和果實三角關係的描述我早已忘了國中讀到花和綠葉和果實之間的生物關聯但是它們的纏綿悱惻,卻讓我一路走來念念不忘。

“ We, the rustling leaves, have a voice that answer the storm, but who are you so silent? ””I am a mere flower.”樹葉以簌簌聲響回應暴風雪,渺小的花朵卻以沉默面對,這是泰戈爾詩中既弱小又堅強的花的寫照;威廉布萊克著名的在一朵野花中窺見天堂都讓花朵除了美麗以外,還多了一些禪性。

korea.jpg

在這次”2014愛與芬芳台北國際花藝設計大展中,有些作品真的很讓人驚艷。瞧!這是韓國代表利用花草所做的設計,是不是跳脫我們向來對於花藝設計的認知? 也在其中發現禪性了嗎? 這是俄羅斯花藝設計師的作品。一個比人高的花環,還滿震撼的。它讓我想到Thomas Hood玫瑰時節”(雖然我不確定作品中有沒有玫瑰)”It was not in the winter / our loving lot was cast / It was the time of roses / we pluck’d them as we pass’d.” 並非在冬天,然而我們愛的命運業已注定,在玫瑰時節,我們行經時、把它們摘下。 是不是很有好花堪折直需折的味道?原來東西方在看待花朵時,有些見解還滿雷同的。 花朵總讓人聯想到好景易逝等等很秋天的氛圍。行經這個以欒樹莢果裝飾的作品、就讓我想到 Robert Herrick “致水仙"中哀嘆時間的短促。”We have short time to stay, as you / we have as short a spring / As quick a growth to meet decay / as you, or any thing.”青春是如何的短暫呵!我們經由快速成長以致衰老。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讚嘆花朵的美好時,常常會浮現一抹說不上來的淡淡遺憾。
這是一幅很神祕的作品。我同時感受到華麗及死亡。所以我要用Christina Rossetti"當我死去,親愛"這首詩來呈現。”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 sing no sad song for me /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 Nor shady cypress-tree.”這首被徐志摩翻譯、羅大佑譜曲的詩作,是四、五年級文青內心,既悲傷又浪漫的秘密,一直到現在,某些場合,我總會忍不住輕輕哼著,當我死去的時候,親愛的,請別為唱悲傷的歌;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也無須濃蔭的柏樹…(其實我比較喜歡翻成"絲柏啦,感覺非常的梵谷喲。) 2014愛與芬芳國際花藝設計大展目前正在花博公園爭豔館展出,時間到119日為止。也許你可以找個時間前往,體會有關花朵的美麗與哀愁。
分類: 下班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4年11月07日
觀看人數: 38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