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燃燒的靈魂 – 去看梵谷展

我以生命做賭注來畫,為了它,我可是喪失了正常的理智。  -- 梵谷

 

認識梵谷好像是從星夜鳶尾花向日葵入門的,那個時候覺得這個畫家用色及筆觸這麼大膽,應該是個熱情澎湃的人;後來聽說他的割耳事件,最初的版本好像是因為求愛被拒,想說這也滿符合他那完全不受拘束、又強烈到讓人無法移開視覺的畫風。後來陸陸續續接觸到他更多的作品,才漸漸知道,這些看似大膽的用色跟技法,是因為他原來有一個被禁錮、無法獲得自由的老靈魂。

 

這次的展出內容有很多都是1866年以前的作品,利用碳筆做為主要繪畫工具,內容盡是許多佝僂、或是愁苦的工作者;像永遠有雙大腳、吃力走在田地上的農夫,或是在幽暗的房間中、完全看不到面部表情,但你完全可以嗅到悲苦氛圍的編織女士令人驚訝的是梵谷畫筆下的愛人克里斯汀,完全沒有一絲濃情蜜意(我個人覺得,畫中的克里斯汀,看起來甚至有點兇惡),後來我閱讀完梵谷的生平,對於這段時期他一方面窮困潦倒,但堅持要貼近工作者真實的面貌,所以作畫始終不用模特兒,而描繪他生活周遭的人物,才恍然大悟,面對社會最底層的環境,碳筆原來是最貼近小人物的顏色。

 

阿爾時期(1888~1889)應該是梵谷用色最為明亮的階段。但別以為是因為他在巴黎見識了他從不認識的繁華我們知道梵谷從不追隨主流。如果你被畫作餐廳色彩繽紛的點描技法給騙了,以為從此梵谷脫離幽黯邁向普羅旺斯的康莊大道,以為黃色小屋向日葵臥室、甚至讓人心神迷醉的星空下的咖啡館是他靈魂重生後的作品,恐怕你是太過樂觀了。在這個時期,梵谷畫作大量採用的黃色是文藝復興以來、學院派忌用的顏色,在梵谷的作品中,這樣太過明亮的黃並不讓人聯想到陽光或歡樂,反而覺得他刻想掙脫某種束縛,或是表現出一種強烈的不妥協。

 

在聖雷米時期(1889~1890),我們熟悉的、漩渦圖騰跟燃燒的線條出現了。這個時期也是梵谷因為癲癇住進療養院的時期,他的畫作在題材受限的同時,其實也是最狂野奔放的。像我們熟悉的星夜、還有這次展出的普羅旺斯夜間的星空路橄欖樹,不論是高大的絲柏、或是原本豐饒的桿欖樹,都以怪異扭曲的線條、讓觀看者的心跟著一起糾結著;我們不禁想要問說為了藝術,究竟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現在我們來到了最後的奧維時期(1890),這個時期僅有短暫七十天。這一年的719日,梵谷在麥田舉槍自殺。後來的人,在他這個時期的畫作找到蛛絲馬跡,像流露的濃濃不祥味道的麥田鴉群、以及這次展出的藍色薊花”—相較於尚稱甜美的鳶尾花,生長在旱地、帶有毒刺的薊花,在梵谷生前最後一個月扮演的角色,格外讓人注目。我在薊花前佇立良久,慢慢看到在枯萎雜亂的葉片中,藍色薊花看來像是已經即將枯萎,卻呈現出一種令人吃驚的燦爛就像梵谷的靈魂,走到了小徑的盡頭,再也無力前進,於是用生命最後的溫度,透過燃燒與沸騰,終於尋找到無拘無束、真正的自由。

 

**想邊聽”Starry starry night”邊觀賞梵谷畫作,您可以聯結到以下網址:

    watch?v=nkvLq0TYiwI

分類: 下班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0年01月07日
觀看人數: 977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