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大法官

看過這部片子的人,應該都會開始重新細細審視、自己與父母之間的關係,或是自己與子女之間的關係。

逃離小鎮、在大都市成為一名成功但毫無人性的律師,漢克因為母親去世、重新返回他不願面對的出生地我們後來從電影片段拼湊出來、是因為家裡有個顧人怨的法官老爸,就是那種實施鐵的紀律、不苟言笑、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那種讓人發誓長大後,一定要逃之夭夭的”虎爸”。

但是虎爸並不是天生的虎爸。漢克還保留小時候父親抱著他慈愛的笑容,還有父子一起釣魚的美好記憶;但是他不明白後來為什麼一切都變了,當法官的父親後來把他送進少年看守所,後來對他從沒有過好臉色,也不出席他在明星大學成績優異的畢業典禮—父親甚至在回家奔喪的漢克面前,當著他的兄弟直接揭穿漢克面臨破碎的婚姻—就是這麼白目的父親!漢克原打算喪禮一結束就走人的,直到他帶著對父親的詛咒上飛機時,才被兄弟的緊急電話再度召回。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父親是缺席的。從商的父親,帶著冒險家浪漫色彩的父親,一直在母親的抱怨聲中,在家中的餐桌杳無蹤跡。小時候對於父親的印象、好像只能從照片中模模糊糊尋得一些蛛絲馬跡,後來父親回到家中時,已經是個垂垂老人了。但是我一直知道,父親是愛我的,只是他更愛自己的夢想。我總是告訴朋友,我是父親最鍾愛的小女兒。”小時候我告訴爸爸長大後要和三毛一樣去遙遠的地方流浪,爸爸說他會捨不得我。”我總是驕傲的這樣談著我的父親,但這段對話究竟是真實發生、或是我自己的想像,記憶已經很模糊了。

父親駕車撞死人了。對於一輩子坐在法官席上裁定有罪無罪的父親,沒有甚麼比自己犯罪更情何以堪的事情了。何況父親正面臨喪妻的深沉哀痛。當年那個充滿威嚴、不可一世的大法官,現在竟然變成一個無助的老人,對父親愛恨交加的漢克,對於是否要留下來幫助父親,成為漢克內心最掙扎的天人交戰。

決定要協助父親打官司的漢克,發現父親已經是癌症末期了。罹癌的父親信守和母親的約定,繼續接受治療,但藥物可能造成失憶的副作用,讓父親完全忘記開車撞人的相關記憶。在為父親辯護的過程,漢克終於解謎,當年父親在犯法青少年身上看到漢克桀騖不馴的影子,決定給青少年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因此輕判,幾個月後剛出獄的青少年卻拿槍殺死當初他騷擾的對象,因此被重判二十幾年。出獄沒多久,大法官就駕車撞死了他。

青少年時期的漢克聰明,但也視規定為無物。他在一次酒駕讓他原本可以成為運動明星的哥哥手臂報廢,想必是父親嚐到給予改過自新機會的慘痛代價,對於這個聰明的孩子從此不假辭色,希望在嚴格管理中將孩子限制在軌道之中成長,卻沒想到造成孩子的滿心怨懟,最後竟與摯愛的父親宛如陌生人。

"如果當初我放任你,說不定你已經成為一個混混。今天你有這番成就,起碼你在常春藤名校中,學費是我付的。"在一次父子面紅耳赤的對話中,父親冷笑說出這番話。那時覺得再普通不過的話,後來因為了解到慈父變為虎爸的原因,剎那變得非常關鍵。

爸爸現在已經變得很老了。八十幾歲的老人,輕微的巴金森氏症,讓他記憶和行動都顯得遲緩。每個星期固定的晚餐中,父女沒有太多的共同回憶可談,我們聊的大多是天氣、爸的健康情形、還有最近的新聞等等。周圍朋友有些父親早逝、大多親子關係疏離,對於父親我真的了解不多,但我一直相信他是愛我的。不論相處時間多少,或是表現行為如何,父母都是愛子女的。尤其是我自己當了母親以後,對於父母的愛,我始終深信不移。

漢克後來終於和父親和解了。父親最後也還是進了監獄,後來在保釋就醫中,某一次和漢克在湖中划船時、安詳的過世了。天空很藍,湖面很清澈,父親的表情很平靜。不論生前的相處是如何,能夠在父親還活著時、讓他知道子女了解他的愛、同時也愛著他,我想這樣能讓死者了無遺憾,對生者也是一種救贖。

分類: 下班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4年10月31日
觀看人數: 86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