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固 安全 綠化 美學

到故宮看300年的相遇--富春山居圖

就像所有的旅遊景點,如果一幅畫背後有一個故事,這幅畫在所有觀賞者眼中就會完全不一樣。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就是如此。

 

富春江一帶是黃公望晚年落腳的地方。富春江不單單只是一條美麗的江,它還是隱士的江。莊子的後代莊光,也就是東漢的嚴子陵,和劉秀共同打下江山建立漢朝後,拒絕徵召為臣,從此隱居富春江;這個典故、也促使北宋范仲淹面對富春江的高山流水,寫下如此千古名句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列為中國十大名畫的富春山居圖在藝術上當然有它舉足輕重的價值。但我們都是普通觀眾,我們沒有足夠的涵養去對它品足論道;倒是這幅作品背後的故事同樣引人入勝。像是它是作者年近八十的作品,而末尾的跋、和作品內容同樣精采。蔣勳老師在他的導讀中,告訴我們跋中的興之所至,不覺亹亹布置如許”—點明亹亹指的是在漫長時間裏慢慢形成的累積經營,這也正是黃公望畫這幅圖的最佳寫照作者並未設定這幅畫的完成時間,想到了,就畫一點;興緻來了,就開始磨墨,也因此我們在觀看這幅圖畫時,不論是高峭山型或是泠泠江水,我們看不到孤臣孽子的悲憤或是心情起伏,完全是黃氏的寫意以及雲淡風輕。

 

跋中還提到無用過慮有巧取豪奪者,這好像也為這幅畫的未來坎砢命運,做了一個類似先知的預言。黃公望去逝後,師弟鄭橒帶著這幅畫由元入明,朝興朝滅,這幅長七公尺的畫也開始它的滄桑史。這其間不同的收藏家,有巧取的、有豪奪的,到了1650年,收藏者吳問卿臨終病危,因為捨不得與這張畫分別,竟然將畫投入熊熊烈火中,後經姪子吳貞度搶救,長卷燒成兩段,前段為往後珍藏在浙江博物館的剩山圖,後段則是長存在故宮的國寶級作品。

 

分離三百多年的剩山圖、如今在故宮與春富山居圖重新相逢,讓我們得以一覽大師的原作,這或許是今夏最讓人興奮的事。行經畫前,記得把腳步放慢、再放慢,體會明代李日華六硯齋筆記對於黃公望的精采描述黃子久終日只在荒山、亂石、叢木、深筱中坐。意態忽忽,人莫測其所為。又居泖中通海處,看激流轟浪。風雨驟至。雖水怪悲詫,亦不顧。這或許也是富春山居圖的最佳詮釋。

分類: 下班好好玩
發佈日期: 2011年06月13日
觀看人數: 845
回應: 0

我要留言

Name
Email
Post
0 回應
首頁 / 上一頁